成功案例

栏目分类:

一生只爱野马,抗癌13年,再见,那个世界上最酷

  本周有一个悲伤的消息:

  奶奶专业户,

  日本著名演员树木希林去世了。

  这个在电影中用温暖笑容和治愈短句抚慰过无数失意人的老人,是日本的国民奶奶,是枝裕和的灵感缪斯,演遍了日本影视上最出名的老太太。

  今年,不少中国观众也因为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《小偷家族》而第一次认识她。没想到才过了几个月,她就和自己扮演的的角色一样,离开了这个世界,人生还真是无常啊。

  但是,对于树木希林来说,无常亦做日常,她的人生,从记事之日起,就被调了hard档,你能想到的苦痛,家暴、离婚、病患、她几乎都经历了一遍,甚至你想不到的苦难,失明后又罹患癌症,治愈后又不幸复发,她也过了一难又一难。

  她诠释了太多别人的故事,但,都不及她本人的命运多舛。

  她不美不乖但她知道自己是个酷女孩

  树木希林缔造了不少经典角色,尤其是在是枝裕和的电影里,她光芒万丈,不可或缺,一步步地助力其成就电影大师的地位。《步履不停》《比海更深》《小偷家族》这几部戏里,她演的不是妈妈就是奶奶,始终是那个串联所有家庭秘密的隐C大女主。

  很难想象,这个连表情纹都会演戏的奶奶,小时候从未有过演艺梦想。

  和其他女明星的成长轨迹不一样,树木希林没有那种第一眼就吸引星探的长相,有着轻微自闭倾向的她童年爱好独处,理想是当一名药剂师。

  可惜命运似转盘,指针去哪儿从不遂人愿,考取药剂师前夕她意外骨折,阴差阳错进了演艺圈。树木希林的志向不是用精致的糖纸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洋娃娃,长得就不是那样,为何要强求没有的东西。但她始终知道,自己是与众不同的,不管是对时尚的看法还是对这个世界的看法。

  她是最早做中性打扮的日本女演员之一,“我是以一个无性别的身份来做演员的……”在平权意识尚未完全觉醒的年代,她就有了刻意和男演员去差异化的意识。彼时,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。

  那个年代的普遍论调是,演舞台剧的是一流演员,演电影是二流,电视剧则不入流。但她反其道而行之,不仅要演电视剧,还以31岁的实际年龄去演70多岁的老奶奶。女明星一旦演了妈妈,就是演艺生涯flop的开始,是很多人心照不宣的偏见。树木希林当时的举止,这张年代久远的剧照,现在看来仍然酷得不得了。哪怕从此后,再不能接到和年龄般配的角色,也无所谓。

  ▲《记我的母亲》里,她是趴在儿子背上的母亲。

  ▲《步履不停》中,她是和儿子散步的母亲。

  ▲《比海更深》中,她依然是母亲,光背影都感人。

  ▲《小偷家族》中,她是照佛无家可归年轻人,微笑着和孩子们说谢谢的慈爱奶奶。

  妈妈/奶奶专业户就专业户,一辈子,能把妈妈/奶奶这个角色演好,已经是一种独到。

  对待爱情,她有最烈最真最潇洒的心

一生只爱野马,抗癌13年,再见,那个世界上最酷

  树木希林的情感经历,论戏剧性,也不亚于任何她演绎过的电影。

  她结过两次婚,和第二任丈夫内田裕也的结合高调张扬,轰轰烈烈。高木希林觉得,内田裕也就是自己的约翰·列侬,是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。他们穿着牛仔服,站在街角就拍下结婚照。婚纱、宾客对爱好自由的两个人来说,是束缚,于是摒弃那些,要的就是两颗灵魂最原生的碰撞。

  两人婚后拍摄的写真即便放到现在也极为大胆,仔细看,树木希林嘴里还叼着烟呢。

  两个灵魂相近的人未必就是最合衬的伴侣,内田裕也摇滚乐手的脾性与一粥一饭,柴米油盐的普通婚内生活好像并不适配。家暴、分居,种种令人难堪的消息在这对夫妇婚后不久不断传出。如果拍成电视剧,台词、情节、主题都远超一般编剧的想象。

  比如内田裕向法院提交离婚申请书,树木希林坚决拒绝,理由简单粗暴“因为我喜欢他,我不想和他分开!”

  比如她飞蛾扑火地对外宣布:“来世再次相遇,我仍会爱上他,而再次度过狼狈的一生。”

  这是一个简单地,以爱作为最高标准在对待婚姻的女性啊。

 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故事是,某次,内田裕也被狗仔爆出轨,所有媒体长枪短炮地跑去两人的家门口堵着,希望第一时间采访到当事人。本来以为会招来警察的驱逐,没想到等了一会树木希林打扮精致地出来招呼大家进屋,不要打扰邻居。坐定后她去厨房泡好茶招呼大家,然后稳稳地坐在椅子上开始接受采访……真是绝了。

  一个气定神闲的动作,就向所有人宣布了这里谁才是掌控全局的女主人。潇洒恣意,山雨欲来她仍然不慌不乱,大难临头也要保持体面。这不仅是一种姿态,更是一种能力,不仅是在给自己打气,更是在告诉外界,老娘ok的!

  如今,夫妻二人早已和解,这是他们婚后40年合体拍摄的广告,谁看了不说这不是最酷最潮最可爱的一对儿。

  这是他们晚年拍摄的全家福,谁看了不说这不是一个有故事的大家族?hold住了,树木希林想要的她都hold住了。

  这样的人,生活又怎能轻易将她打倒呢?

  对待生活,她胸刺一个勇字

  虽然生活,对树木希林实在不算好,甚至可以说是,糟糕!

  终其一生,树木希林都在受病痛折磨。

  2003年,她因视网膜脱落导致左眼失明,却不愿意开刀治疗,理由是,“年纪大了,看了太多东西,甚至是很多不应该看的东西。比如说,人的阴暗面,自己的阴暗面,所以没必要了。”

  2005年,她被查出乳腺癌,接受手术摘除了右乳。

  2007年,癌症复发,她开始接受放射性治疗。

  2010年,癌细胞转移至全身13处。

  2013年,癌细胞全身扩散,她凭借《记我的母亲》获得最佳女主角。发表获奖感言时还在开玩笑:“医生说我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,明年的工作我可不敢保证了。”

  2018年4月,她在家中失去意识摔倒,头部遭遇重击,5月,她主演的《小偷家族》获戛纳金棕榈大奖,自知时日无多,病痛难忍之时仍写信鼓励读者。

  ▲“读过去的书,大概都讲了同一个道理,自杀者的灵魂所受的苦,并不是生前所经历的那些苦。这句话是真是假,我不清楚,但我相信这句话。因为我是个软弱的人,不想亲手断送自己的性命。活成现在的这个样子,不也挺有意思的?”

 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她都在宽慰家人,服务大众。

  ▲树木希林随《小偷家族》剧组在戛纳

  简直就是“世界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”的活体认证!这种超脱的境界我等凡人有几个能做到,前面那一串病痛履历,哪怕遭遇一两项可能早就举手投降。

  所以《小偷家族》的导演是枝裕和说她身上有神性:

  “希林女士在身体变弱后,也不时会给人以一种‘以初次体验这幅身子板为趣’的感觉,厉害之余,也兼具着轻松的一面,我在她身上仿佛看到神性。”

  这种感觉,

  大概就是树木希林终其一生都在践行的,

  “活着是日常,死去亦是日常吧。”

  愿老奶奶去了另一个世界,

  依然是那个最潮最酷最乐观的奶奶。

返回列表